在太平洋另一端的行醫手記: 張引碩 

南緯九度C半-索羅門群島

10699295_10203124426131214_1358974154_n

由992個群島組成的索羅門,「如果一天造訪一個島,要花兩七個月才能造訪完。如果要環島,只能坐船,不然就是游泳。」曾擔任駐索羅門台灣衛生中心的駐地醫師張引碩如此形容著。這裡,真的不是一個非常先進的國家,事實上,它名列全世界低度開發國家之一。地形的重重障礙、偏赤道雨林的氣候,在介紹上,他們的官方語言是英語,但在當地,他們的索羅門式的英語(Pijin英語),乍聽之下毫無文法邏輯可言,甚至到了難以理解的程度。物價方面,我們的國民所得是他們的十七倍,但他們的物價卻是我們的五倍,索羅門居之不易可想而知。最讓人意外的是,他們的瘧疾罹患率高達20%,對索羅門人而言,瘧疾就像是小感冒一般稀鬆平常,如果沒死,就是覺得有點累,然後去抽個血,吃個藥,好像這一切都沒有甚麼大不了一般。

如果沒有這個替代役的轉機,如果沒有到太平洋的另一端見證世界稱許的天堂,或許張引碩就不會有這麼深的感觸:原來真正寶島,其實是台灣。

 

台灣人在索羅門-台灣駐索羅門群島衛生中心

圖二:台灣駐索羅門群島衛生中心

2006年陳水扁總統與友邦簽定的帛琉宣言後,正式走出台灣與六國海洋友邦海洋民主深化的第一步外,也開啟台灣與太平洋區的醫療聯盟嶄新的一頁。台灣衛生中心也在高雄醫學院委辦下產生,除了派出專業公共衛生人士在當地長期駐診,也積極推廣公共衛生計畫,還有宣導傳染病、慢性病、寄生蟲等疾病的防治。

其實,醫療是台灣的強項,尤其是醫療資訊領域,我們的醫療資訊系統遠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完善。而台灣衛生中心其中的一項計畫,便是藉由輸出我國醫療系統建構經驗,幫助當地建構完善的醫療系統

在南太平洋的多數島國而言,他們連戶籍系統都不完善,誰出生了,誰過世了,其實他們不一定真的知道。加上島嶼眾多,戶口普查也有實行上的困難。沒有完整的戶籍系統,長期追蹤一個病人變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任務,他們甚至連身分證號碼都沒有,遑論完整的病歷系統了。

這時,就是把台灣強項輸出到他們的產業的時候了。我們用生物科技的思維,導入台灣指紋辨識系統:每個人的指紋不統,輸入系統後便可以追蹤當地人的履歷情況。

台灣的國際衛生參與

1971退出聯合國後 我們已在國際舞台上消失了快25年。到了2003年, SARS的發生, 讓全世界有了一個新的省思:為何有一個地方可以被排除在全球防疫網外?

為此,WHO修訂了國際衛生條例,增加了一項我國外交部所鼓吹的普世原則:不論有無加入,只要是世界上的人類,都要納入防疫網中,因為健康是人的首要條件。當然,這一切也是有代價的,WHO為此與中國簽了一份合作備忘錄(MOU):只要台灣跟WHO有任何活動或計畫,都需要事先通知中國。看似終於得到的國際參與機會,並沒有任何真正參與之實。直到2008年外交休兵後, 2009年我國才正式加入網路,接下來的五年都能自由參加WHA,但真的要推展計畫或是取得資訊時,我們還是受限於觀察員的身分,無法和其他國家有同等的地位。

在最需要的時刻,我來到索羅門

今年四月到張引碩的前腳還沒踏進索羅門,索羅門20年來最大水災後腳才剛走,官方數據報導共有23人死亡,55000人流離失所。 但由於前面提到戶籍系統的不完善,死亡人數其實是經過指認能判定身分的數字,真正的死亡人數,沒有人知道。

下了飛機的首要之務,便是配合當地大使館提供物資跟醫療服務。張引碩服務的病患多為小朋友與婦女為主,索羅門人對台灣人的友善也不是一天造成的。事實上,台灣已在此深根20年,對他們而言,台灣人與友善,是等號的左邊與右邊。許多台灣救災的報導也是當地報紙版面的常客。

在中央無法參與,那就從地方開始!

在中央,或是國際組織上,我們的發言權常常被限縮,但是在地方,我們在所羅門參與的DMC,就常有和其他國際組織交流的機會:每周在總部的例行開會,報告最近計劃的進展,更新彼此的資訊,還有對長期的展望等等。我們也因此得以能和澳洲、紐西蘭,還有無國界醫師合作的機會。其實,只要把自己的能力建構好,別人自然而然就會看到我們的努力。就像大家看得見我們對索羅門水災的付出。只要有實力,我們便可用地方包圍中央;用實力證明出我們的價值,我們才有主導與參與國際事務的機會。

張引碩的索國日記 

張引碩在索羅門主要的任務,便是去索國的偏鄉地區:西部離島義診, 由於工業化不深,張在索羅門服務的許多地方都是知名潛水景點之一。令他印象深刻的是,由於地形,有些地方他們必須搭日軍轟炸機機型的小飛機,兩萬英呎的高空可以開窗的飛機,但跳不下去。

在台灣,一個醫師一天看五十個病人就屬熱門;在所羅門,看診人數是在台灣的三倍。 但義診其實是一次性的,無法根本性的解決問題,對慢性病也沒有實質作用。所以他們他們白天義診,晚上衛教,把握在索羅門的每分每秒,期許能在他們心中「種下一顆健康的種子。」

在當地,由於生活習慣的不同,他們很常用頭頂重物,手麻或是腳麻的問題層出不窮,小朋友也沒有甚麼運動的器材或設施,可以讓他們多運動增加抵抗力。由於服務地區太大,每天換一個村落去義診,如果一個村落看不完,當地居民就會划著小船,即便要滑三小時也要找到他們來看診。 有些村長一聽到外國醫師要來了,便會拿起海螺,對著全村「嗚~~」大聲一吹,病患就知道醫生要來了。

「到了一個比較落後的地方,才知道誰活在天堂寶島。因為到了那裡,我們才知道我們的醫療資源是如此豐富,原來寶島不是指他們,其實是指我們自己 。」強大的醫療資訊系統,豐富的物資,便利的生活,在台灣實屬稀鬆平常。去了之後,才會珍惜自己的生活。(專案實習生/卓逸宣 撰文整理)

延伸閱讀 :

天下雜誌550期 我們在這裡 !

超連結: http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59142

旅行在世界各個角落

超連結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563130

(今年,張和其他醫師合作,即將在年底推出續集,介紹非洲,與索羅門群島的行醫生活分享。)

[跨產業交流獨家:索羅門商機篇]

台灣人在所羅門

台商:漁業,木業,可可豆,水藻,太陽能,零售買賣

台灣人在那有牧業跟漁業,那裡的漁業資源非常豐富,捕到的魚通常直接送到築地市場或是直達LA,賣出價格含骨頭,一公斤是以兩千塊台幣起價,當地港口還有驗魚師鑑定魚種跟魚的好壞。

台商在索羅門 :裕祐漁業、台木公司、茂迪、高醫

 

【問與答】

0917e-01

問:在所羅門群島對您來說有甚麼特別的地方 ?

:我覺得當地人民很單純也很慵懶,他們的民族性是他們的優點也是缺點,他們很容易接納一個人,但也因為如此,他們最賺錢的礦業被澳洲掌控,而每個在所羅門群島上的外國人,都有他們來的目的。

問:索羅門治安如何 ?

答:首都的治安是最不好的(觀眾大笑),很多人飛國際機場會立刻轉去離島,也有很多澳洲人去離島衝浪跟浮潛。

 

▲『跨產業沙龍』是一個各專業人士的學習交流活動,由天地人文創旗下的天地人學堂每週三固定籌辦,每場活動邀請三位不同產業的講師與大家分享產業工作與內容!

 

[cro_button text=”最新場次與報名連結” link=”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1LMvhLQjq7mzW8fM_f02dWHRzldDNjULz7ZYcPLIN2Co/viewform” color=”1″]

 

> > >更多【 跨產業沙龍 】活動報導

《天地人文創FB》:藝文展覽相關資訊分享(點選連結,進一步瞭解)
《天地人學堂FB》:完整的活動暨講師訊息公告(點選連結,進一步瞭解)location-1024x328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