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經濟論壇》王希文談文創:政府應該要更了解業界

文/天下雜誌

文化創意遇上產業,不是衝突矛盾,只是一如頭腦遇上身體,突然有點陌生、不熟悉。因此,對談一開始,許芳宜就帶動全場活絡身體。 談起亞洲文化創意走向國際舞台,舞蹈家許芳宜與電影配樂兼音樂製作人王希文,不約而同認為「沒有不可能」。 「我就是自己的CEO,」來自宜蘭農村的許芳宜,19歲遇到了舞蹈,從此對自己許了願,「我要成為一個職業舞者。」這個夢想,帶她走向世界。「我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,我不怕自己做的事情很小。只要用心、認真,一定可以做出很棒的『產品』,」她說。 台大政治系畢業的王希文,從小循著父母期望,一路從名校畢業後,至外商銀行擔任外匯交易員。後因父親過世,讓他思考自己人生的熱情所在。「有沒有一件事情,是你每天起床就會想到、值得你做一輩子的,」

王希文半路出家,到紐約大學學電影配樂作曲。回台後,他曾因電影《翻滾吧!阿信》及《總舖師》入圍金馬獎。今年31歲的王希文,在電影配樂和音樂劇中,找到自己的音樂熱情。 堅持的路不容易,文化創作者靠個人熱情發光發熱,。 談到整體大環境,許芳宜回想起過去在紐約的經驗,「你只要說出想法,旁邊的人就說,『好耶,為什麼不做?』但回到台灣,你還沒說完,就被說『怎麼可能』。頭都還沒冒出來,就掉下去了。」

王希文曾在紐約時代廣場上,看到路人大戰《星際大戰》黑武士的行動藝術。「藝術不能只是一個商業,它是影響我們思考、刺激我們想法的東西,是生活方式。它不只是商品,不能只見到附加價值,」王希文說。 「政府要用對的方式支持,輔佐業界變得更專業,」王希文說,他在紐約看到韓國的音樂劇,打上英文字幕唱韓文,才發現是韓國政府和紐約的合作。讓最頂尖的人去紐約學習,把製作經驗帶回韓國,「政府如何理解每個業界需要什麼,讓業界更專業,學習不同國家的經驗,才能站上國際舞台,」王希文強調,政府應該更了解業界,推業界一把。

許芳宜則直言,對政府的期待不多,因為政府還有很多事要忙。但是亞洲甚至台灣的優勢是,創作的人才強大。過去東方的文化背景,習慣謙虛謹慎,台灣人擅長執行,把代工做得頂尖,卻忘了告訴別人,「我叫什麼名字,我從哪裡來,我在做什麼。」 過去十年,亞洲的創作力量崛起,自信心增加了,加上人才跟企業的連結比政府更密切,未來會更值得期待。 「別人的未來可以差不多,但我的人生不能差不多,」許芳宜堅持把作品做到完美極致,「只要是好作品,有實力、有質地的作品,不怕沒有舞台。」她理想中的企業和創作者關係,就像是「談戀愛」。「假設你看上我,你相信我所有的專業,我站上舞台,你會感到驕傲,因為這證明你很有眼光,」她形容,也因為是愛,不是計較算計,雙方能夠給予彼此更寬的發展空間。 這兩位靠本事在國際拚搏的文化創作者,努力把家鄉泥土的芬芳推向國際。

via